与十七年前设定的目标对表,高校教师拥有博士学位的比例至今未达标

一堂迟到了十一年的课咋补?

今年两会,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大学校长袁寿其列出一张“欠账单”。与1999年发布的《关于新时期加强高等学校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中设定的目标对表,我国高校教师拥有博士学位的比例不仅至今没完成给2005年设定的目标,而且大约还有10个百分点的差距。

据统计,2014年,我国高校教师拥有博士学位的比例仅达到20.05%。记者了解到,部分地处欠发达地区的地方本科院校教师中,拥有博士学位的比例低于平均值,仅为15%左右。

为什么呢?“欠发达地区本科高校对博士毕业生的吸引力不足,拉低了全省本科高校平均值。”广东韶关学院人事处处长黄梓民举例说,学校给新进博士提供了优厚政策,如分配150平方米的“人才房”,但部分优秀博士毕业生还是另谋高就。因为博士毕业生不但在乎学校所能提供的工资待遇,更在乎学校的科研平台以及所在地的产业发展状况等。

博士点学科布局不均衡也是原因之一。黄梓民以音乐、体育等学科举例说,全国具备这些学科博士学位授予资格的高校很少,高校这类学科教师拥有博士学位的也会少。

“由于博士具备较强的科研能力,况且有独立的研究方向,而教学与科研相互促进,因此提升教师拥有博士学位的比例,对提升高校办学水平、科研能力等方面意义重大。国内国外的大学对此都比较重视。”黄梓民举例说,《泰晤士高等教育》杂志在2015年公布的世界大学排名,就是针对各大高校教师中博士占有比例等13个指标计算得出的。

“但也不应用同一比例要求不同类型的高校。”黄梓民提醒说,我国本科高校分为研究型、应用型等类别,不同类别的高校对人才需求不同。韶关学院正在建设高水平应用型大学,积极对接所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求,更迫切需要引进实践经验丰富的“双师型”教师,而很多这类教师并不具备博士学历。

据统计,2014年,我国有在校博士生31.27万名。袁寿其认为,就目前博士生的教育规模以及每年2%左右的增幅,连高校专任教师对博士学位的要求都满足不了,更别说国家和社会其他领域的需求了。

对于这堂已经迟到了11年的“课”,袁寿其建议,应参照发达国家经验,在“十三五”期间,将我国的博士生招生规模保持与国家经济同速增长。同时,在博士生培养上,全面优化教育结构、统筹区域协调发展,并建立相应的淘汰补偿机制。

袁寿其分析说,目前,我国研究生教育仍然存在中西部地区明显落后于东部地区的区域不平衡现象。2014年,我国各地高校研究生学位授予数,东、中、西部地区高校分别占62.21%、17.35%、20.44%。

袁寿其建议,国家既要适度扩大中西部地区高校博士生教育规模,又要进一步加大委托东部地区高校为中西部地区定向培养博士生的力度,确保经费投入。国家可以试点放开招生计划或增加部分自筹经费博士生指标;对试点地区,重点做好培养质量监控和授予学位人数的控制,招生计划则下放给省级部门统筹安排。(记者 柯进 刘博智 刘盾)

相关专题:两会上的科教大咖,他们说了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微语录网站,原文地址《高校教师拥有博士学位比例至今未达标
本文链接:http://www.weiyulu.org/list01/5008.html
上一篇: 上一篇:
Leave a Reply


最近评论
Copyright © 微语录网站 Copyright (C) 11123.ORG , All Rights Reserved | 十优工作室 /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