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下午,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的到场,让全国政协科技界别30组的讨论氛围跟往日有了点不同。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到2020年,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5%。近年来,国家投到科研领域的钱越来越多,然而,由于体制机制中还有亟待厘清或完善之处,科技领域时刻面临着与钱相关的问题。

趁着科技部副部长在场的机会,30组的政协委员们将科技的“钱”沿问题摆在了副部长的面前。

欢迎徐南平到来的鼓掌声刚落下,坐在徐南平斜对面的全国政协委员宋欣就接过话筒。“最近我看到一份文件,里面说科技人员用科技成果作价入股,所占股份不能超过3%。这个股比太低了。”宋欣看着徐南平说。

自从2月底国务院印发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科技成果转化中钱的问题就让不少科研人员头疼。科研成果怎么作价入股,是政协委员关注的第一个“钱”沿问题。

“就我们单位而言,现在是按5%操作的,即便这样都有科研骨干人员认为5%偏低了。现在还有文件规定不能超过3%,实际操作肯定不好做。”宋欣的话引起了会场里其他委员的低声议论。

全国政协委员李子颖接过话筒:“科技成果在股权作价上到底怎么落实,不管是3%、4%、5%还是更高,怎么通过分红比例定量地评价科研成果,科技部能不能有个指导性的意见?”

相较于持股分红,长期从事基础研究工作的全国政协委员陈凯先院士更关心基础研究经费的问题。研究经费能否持续,也是政协委员关注的第二个“钱”沿问题。

“在科研经费预算中,保持专项支出的连续性和稳定性。”这已经是陈凯先第三次在这个会议室里为研究经费呼吁,“特别是对基础研究、国家重大需求研究,选择支持相关领域优势单位,稳定研发,支持科研工作者自主研究。”

而对于科研人员面临的“经费迟迟不到账”问题,陈凯先建议,对重大科技专项,应简化相关程序,有序规范使用预算资金,避免出现第四季度下拨全年资金并要求短期完成使用的情况。

科研与钱密不可分,而由钱带来的科研腐败和学术不端也成了委员们向副部长“吐槽”的第三个“钱”沿问题。

“科技进步奖评审过程中滋生的科研腐败问题已经蔓延到了各个部门。”已满头白发的全国政协委员尹卓坐在位置上,身体前倾着,“科技进步奖可不可以只保留国家级的?省部级的、军队的科技进步奖是不是可以取消?同时,是不是可以取消拿奖之后与待遇有关的一些规定?”

从全国政协第十一届开始,尹卓就参与了科技奖励项目问题的调研工作,至今,他仍在呼吁。“有些科技奖项的评审,太黑暗。但是为什么呼吁了这么多年,到现在也解决不了?是因为评奖从上到下已经形成了产业链,养活了一大批人。每年国家国家花在评奖上的人力物力,算下来上百亿都不止。”尹卓说。

他建议,在反腐倡廉大环境下,科学家跑项目跑关系的问题要彻底解决,才能对科技发展水平的提高,对反腐倡廉工作起到作用。

“人才工程太多也会滋生腐败。”尹卓话音一落,全国政协委员邢新会接过了话筒,而这个话题同样不是第一次被邢新会“吐槽”,“有些人成了一个单位的‘人才’,拿到了人才工程的‘好处’,三两年以后再去做另一个单位的‘人才’。这对于甘坐冷板凳的科研精神百害而无一利。”

相关专题:两会上的科教大咖,他们说了啥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微语录网站,原文地址《全国政协科技界热议科研经费三个“钱”沿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weiyulu.org/list01/5013.html
上一篇: 上一篇:
Leave a Reply


最近评论
Copyright © 微语录网站 Copyright (C) 11123.ORG , All Rights Reserved | 十优工作室 / Wordpress